"The death of the author"--Roland Barthes

「作者已死」,出自思想及文學家羅蘭‧巴特。這句話對台灣教育是一種諷刺,還記得學生時期讀國文,連賞析都有一個範本,從來沒有獨自發表對文章的想法,希望現在有改進。作品是作者以個人經歷、思想加上所學技術集合而成,欣賞者的解讀同樣也包含他的人生觀和想法,藉由外在刺激,進行個人思考,最後再累積成為自己的一部分。我認為任何解讀都沒有對錯之分,而是一個欣賞者,他看得深遠,如何與自己產生連結,進而獲取(不管是體悟、感受、知識或其他)。

不太記得是從哪位演員的報導看到,他說「觀眾不是為了看你(演員)才進戲院,而是為了看他們自己」。不論出於什麼理由,我們之所以會看一部作品,跟自己想要獲得有關。即使是為了喜歡的演員、作者、題材,也是為了想滿足自己。以此為出發點,個人選擇作品,到觀賞後產生的心得,事實上無法客觀,只有主觀意識。

 

我特別喜歡看別人的感想,因為每個人看的面向都因自身的經歷有差別,透過別人的感想,或許能夠看到自己看不到的,刺激更多不同的思考。即使我不同意其他人的想法,也不是沒意義的事。在言論的領域中,有一派說法是「越辯越明」,人與人的想法交錯,只要不停止思考,不為反對而反對,一定能激發出超越一個人思考的程度。基於相同的理由,我希望自己也能夠不抱持偏見的欣賞任何作品。然而,我選擇觀賞作品的標準,除了主觀喜好外,還有主觀排斥。

我會排斥所觀察的市場上熱門的作品,或是熟人大力推薦的作品。這個規則還沒有那麼明確,有時候也會大方接受,但大多時候會產生越紅越不想看的情緒。有的時候一開始看某作品,後來大受歡迎,也可能是我棄追的原因。這實在很彆扭,我想了很久,最終歸類出不喜歡欣賞的角度與大眾相同,想要創造出自己是獨特的想法。

我不喜歡這樣。這會讓我因此錯過好的作品。可是若明知有這種心情,硬著頭皮下去看也無法改變已經存在反感的事實,不管看什麼,都因為存有偏見而失去公允衡量作品的機會。無論看或不看的理由,都對作品和創作(及幕後)不尊重。目前沒有轉換這樣想法的方法,唯有讓時間沖淡,等到不在意的時候才能以正確的心態欣賞。

 

評論,是以文字作有系統的論述。它的作用除了紀錄想法之外,也能訓練思考邏輯,在把想法轉換文字表達,進而文章,就是一個思考的過程。關於這件事,我非常推薦皮克斯一部電影《料理鼠王》(Ratatouille)。裡頭不只有動畫電影的趣味性,最後一段美食評論家的評論引人深思,更是全片精華。

以下截取部分台詞,若未觀賞過該電影,建議跳過此段。

「就許多方面來說,評論家的工作很輕鬆,我們冒的風險很小,卻握有無比的權力,人們必須奉上自己和作品,供我們評論,我們喜歡吹毛求疵,因為讀寫皆饒富趣味,但我們評論家得面對難堪的事實,就是以價值而言,我們的評論,可能根本比不上我們大肆批評的平庸事物。」

"In many ways, the work of a critic is easy. We risk very little yet enjoy a position over those who offer up their work and their selves to our judgment. We thrive on negative criticism, which is fun to write and to read.But the bitter truth we critics must face is that, in the grand scheme of things, the average piece of junk is more meaningful than our criticism designating it so."

截取內容並非全文,若想瞭解電影全貌,建議看完整部電影,最後的提點真的讓人回味再三。

 

評論代表理性思考,可是觀賞一部作品,有時候不是光靠理解和分析就能完成的。我們喜歡一部作品,不一定是其中蘊含高深的哲學理念或知識,它只是單純的讓讀者感到滿足和愉悅,即使它被別人評得一文不值,也不一定能夠改變你的想法。作品之所以是作品,是在於它能感動人,它能觸動到你的心情,我認為這才是最核心的事情。

民間流傳一句玩笑話,都說「看不懂的就是藝術」。綜合以上作為解釋,那可能是創作者的思維與觀賞者的思維沒有交集,原因也許是來自人生經歷或知識的不同。作品就是創作者的想法藉由各種形式表達出來,他可以選擇外人看得懂,或是看不懂的。學生時期,即使是感想特多的我,都會碰到一兩次要硬掰心得的時候,看著一個西瓜的畫作,我實在不知道除了「這是西瓜」之外還有什麼可以講的,而教學者為何不能接受這樣的感想。那些被列為經典必讀的讀物,真的就適合每個人嗎?為什麼感想不能回歸到每個人真正的想法,不能教導學生欣賞和討論。對於這類作品沒有感想,可以欣賞另外一類的作品,我覺得那僅僅只是個人差別而已,並不存在真的不懂藝術的人。

 

評論有其意義,在於解釋想法與人溝通,激發更多不同的意見,創作者及觀賞群可以藉由這樣的交流逐步提升。然而,我認為最終的贏家應該是能夠全然享受作品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番茄熊 的頭像
番茄熊

TOMATOBEAR

番茄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狐
  • (預購論文本
  • 不能說是論文啦XD 全天下的研究生會哭

    番茄熊 於 2016/02/25 21: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