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邊還是要提一下自定義的長篇短篇差距。所謂的長篇是指我寫過最長的篇幅,約四、五萬字,短篇是指以前最常寫的一篇完結,約兩、三千字。通常3~5篇都被我稱為中篇。同人的範疇都傾向自定義就不要跟我計較了。

我有一個很恰當的分水嶺,律澪幾乎是短篇,EA多數是長篇。我不曉得這是發生什麼事了,但轉換到EA就越寫越長。而且我有預感這次的貓咪女僕可能有機會突破目前記錄,然後預計下一篇應該會比貓咪女僕還長(救命喔)。

 

我要先感謝願意追長篇連載的人。因為連我自己都不想追長篇連載,除了漫畫。市售的系列小說我也不追,除非它出完。我唯一追過長篇連載同人是在涉世未深的靜夏時期,有的圓滿完結了,有的被坑了,從此我就再也沒追過。

我有點自大地想著,你們應該是信任我會填完坑吧。忠於原作、不寫虐、不坑人,一直是我寫同人的三大原則。你說不寫虐已經破功了?呃好像有這麼回事(不

 

我一直很喜歡的寫作工具書《卜洛克的小說學堂》裡面也有分享長篇和短篇的心得。該作者認為長篇比短篇還好寫。我第一次看到覺得他在呼噥我,可是即使是呼噥也講得滿有一番道理的。我記得大意是講:篇幅長讀者比較不會計較細節。他應該是沒有講得這麼投機w

我認為長篇的優點在有足夠的空間讓作者鋪程,有時間醞釀讀者的情緒,並在適當的時機引發。短篇著重在如何讓讀者耳目一新,精鍊,和技巧。它比長篇更需要架構嚴謹,因為當讀者看完短篇的時候,一定也還記得整篇的內容。

這麼說不是長篇不需要架構嚴謹,只是連在腦中想過無數次架構的作者都會忘記之前寫了什麼,我才不相信首次接觸的讀者能夠記得住咧。

就如同長跑看重耐力,而短跑是爆發力一樣,各有優缺點,訓練的方式也不同。

 

當年我在寫一堆短篇的時候,兩三天就能冒出一個新點子,在兩千到三千的字數中編排起承轉合。事件快速、收尾快速,製造一個個的小小新奇感。可能因為我也滿適合這種方式,而且輕音的步調就像個單元劇,最後寫了近百個短篇。

如今也沒差多少,想到的點子也是一堆,差別是我把步調放慢,故事拉長。一開始也是一篇一篇的短篇,然後三篇、十篇,逐步增加。提醒自己不要著急想把起承轉合都塞進一篇中,而是慢慢的,讓它循序漸進的累積。這是我一直很喜歡的小說風格,我很高興我終於嘗試寫這樣的故事。

 

短篇和長篇的寫作其實很相似,本來就是同個根源。短篇就像拿一張A4的紙畫圖,從構圖開始,勾勒草圖,畫上線條,層層上色。長篇則是畫一張A4紙之後,再畫一張A4紙,每一張也許沒辦法像只畫一張精細,也或許一張看不出所以然,但是最後把所有畫完的A4紙拼貼出來就能看出全貌。又有點像以時間換取空間的概念,當你把時間拉長了,空間變大,能夠發展的地方也多了。

我覺得寫長篇很有趣。好像在搭建一個迷宮,讓讀者走進來。你們不知道哪裡有陷阱,什麼時候吃到毒物,也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爆發,我就等著你們走到某個地方然後引爆炸彈。這是我覺得最開心的時候了(惡劣)。

 

再來說到長篇的困難處。我上面一直在說長篇就是短篇的延伸,可是,故事拉長並不是想拉長就拉長,這考驗的是作者的劇情編排能力。這種時候主線和支線的搭配就很重要,若是一個勁的發展主線,也許步調很緊湊,但就缺少我認為長篇的優點之一,醞釀情緒的能力。而在主線頭尾之間,有什麼劇情吸引力讓讀者能夠看完一篇期待下篇一直看下去,我認為就是支線的作用。至於太過發展支線會發生什麼事,大家都知道萬年連載漫畫的情形我就不說了。

在這裡我要稍微離題,舉兩個我很喜歡的漫畫作品作為例子。

《窮神》(貧乏神來了)是我認為很傑出的作品,它的支線和主線搭配得極好,單元劇的支線推動讀者,一邊埋著主線的劇情前進,然後在主線盡頭全部收尾。環環相扣,劇情精彩,也因為有支線的搭配,讓人對每個角色和兩個女主角紅葉和市子之間的感情印象深刻。沒有支線的打鬧,就沒有最後離別的淚水啊!

《傀儡馬戲團》(魔偶馬戲團)是藤田和日郎老師總共四十幾集的漫畫單行本作品。我認為《窮神》是助野老師一開始就有編排整個故事的作品,而《傀儡》,相反的,看起來像是邊連載邊想的作品XD

但這並沒有影響到故事的精采度,完結後對這作品的佳評都說即使劇情有矛盾不連貫之處,仍瑕不掩瑜,它的情緒感染力,收尾的力道都讓這部作品很「完整」。

有人喜歡架構大綱,有人喜歡跟著故事氛圍和人物自由發展。依據上面漫畫的例子,我們知道不論哪一種方式都可以有精彩的故事。

 

我屬於前者,但我沒有說我會枉顧人物的意志,每每我講到大鋼的計畫,就會有人覺得我寫的故事都只是安排沒有人物靈魂,我不喜歡被這樣說。我只是先讓人物自然生成故事,確定大綱之後才寫。邊寫邊想不適合我,我不喜歡這麼不確定的發展。一是怕收不回來,二是怕離題。

但即使有大鋼,我還是會遇到這些問題。因為長篇的時間長,不只是人物,連作者都會改變想法,隨著故事成長。因此最先設定的走向,到後面會產生變化是有可能的,或者說是常常。

這樣大綱聽起來沒什麼用處,我還有另一個幫助自己不離題的武器,叫做主題。照理來說,應該是先有主題,然後有大鋼。但我常常是有一個模糊,或我以為想寫的主題,然後建立大鋼,開始寫了幾篇之後,對主題有更清楚的理解,接著我就能夠環繞新生明確的主題寫作。

這時候主題就變得很重要,因為大綱可以改,主題不能變。只要我心中懷有主題這個核心價值觀,我想我就能寫出不離題的故事。(寫到這我覺得自己在講廢話)

 

最後,長篇的寫作很漫長,很漫長,彷彿永遠寫不完似的,我認為這是M的極致。我以為我已經認知到寫作是多麼痛苦了,沒想到還有更痛苦的。我相信想要寫長篇的人,都有一個宏大的目標想要達成,若是想要寫一幕畫面,我想不到要用長篇來達成的理由。

這是一個跟自己較量的機會,你會發現自己有多M(不是#)。在過程中,思考如何編劇,如何鋪程,如何迎來高潮,和怎麼收尾,挑戰自己的極限,然後超越它,磨練心力的強大。卜洛克說他認為寫長篇可以鍛鍊,我是相信了。

 


 

噗浪原網址:https://www.plurk.com/p/ll1xr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番茄熊 的頭像
番茄熊

TOMATOBEAR

番茄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